瑞典诗人特朗斯特罗姆:记忆用目光跟随我 | 一诗一会
时间:2020-11-01 09:04
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Tomas Tranströmer,1931—2015),瑞典著名诗人,2011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享誉世界的欧洲当代诗人中,特朗斯特罗姆是一个避不开的名字。《美国诗歌评论》杂志曾将特朗斯特罗姆与米沃什、布罗茨基、希尼并列,称其为“最杰出的欧洲诗人”。2011年,特朗斯特罗姆荣获诺贝尔文学奖。这是新世纪以来第一位诗人获诺奖,理由是“他用凝练、透彻的意象,为我们打开通往真相的新径”。自此之后,越来越多的读者开始通过翻译,了解这位来自寒冷国度的小语种诗人。

在成为诗人之前,少年时期的特朗斯特罗姆曾一度沉迷博物学,梦想是去非洲探险,成为一名昆虫学家。上高中后,特朗斯特罗姆渐渐对诗歌产生兴趣,一边学习和阅读古代诗歌,一边开始自己的现代诗创作。23岁那年,他出版了第一本诗集《17首诗》,立即在瑞典诗坛引起巨大反响。实际上,在这部处女作中,特朗斯特罗姆已经显露出独创的语言特质。他擅长从日常生活和自然体验中取材,运用凝练的意象,在看似不相关的事物间建立起微妙的联系。此后,特朗斯特罗姆每隔三至五年就有一部新的诗集问世,奠定了他的象征主义和超现实主义大师的地位。

不过,特朗斯特罗姆的创作生涯也并非一帆风顺。冷战时期的60年代,瑞典的作家们被要求在作品中展现明确的政治立场和诉求,而特朗斯特罗姆在这一时期出版的《音色与足迹》(1966)和《看见黑暗》(1970)却有意避开了政治,坚持书写纯诗,因此被指责为“保守分子”。事实上,特朗斯特罗姆的诗歌并不缺乏对社会和世界现实的关注,他书写的是比政治更深远的人类议题,如生命、死亡、历史、记忆和梦境。这或许解释了为什么直至今日,他的诗歌依然能在多元文化中得到共鸣。

1990年,特朗斯特罗姆因中风导致身体右半部瘫痪,丧失了语言功能,但仍然坚持写作。他曾在一次采访中谈及对诗歌本质的看法,他说:“诗是对事物的感受,不是再认识,而是幻想。一首诗是我让它醒着的梦。诗最重要的任务是塑造精神生活,揭示神秘。”近日,特朗斯特罗姆的诗歌全集《沉石与火舌》修订再版,收录了诗人创作生涯的全部诗作,以及于1993年创作的未完结自传《记忆看见我》。经出版社授权,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从书中选取部分诗作,以飨读者。

《沉石与火舌:特朗斯特罗姆诗全集》

[瑞典] 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 著  李笠 译

雅众文化 | 南京大学出版社 2020-09

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