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投资人李丰:美国为何要针对华为与TikTok,因为这个原因

10344

10344

时间:2020-10-18 00:20

10月15日,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作为2020财富传承峰会的首秀嘉宾,与宜信创始人唐宁带来了一场关于“如何赢战企传投”的精彩对话。

在这场40分钟的对谈中,对国际大势与经济大势有独到洞见的李丰一如既往地金句不断。对中美关系,他说,这是短期问题;对美国为何会针对华为与抖音,他说这是因为中国也走到了产业链的最后一环。

直播精彩节选来了!

中美纷争是短期的问题

唐宁:我观察了中国的企业家和投资者,大家最担心的事是中美关系。您如何看这个问题?

李丰:短期来看中美关系让人担心,但是事情总是祸福相依。我们最少要等个三五个月,等到选举选完了,等到选举完之后政策的初始方向有了眉目,再来考虑是不是要像现在这样紧张和焦虑。

因为现在很多现象是跟美国选举有关,所以有很多事情会不一定符合常理,我们讲这是短期的问题。特殊的时间又叠加了疫情,从而加剧了中美关系。

中国的产业链终于做到了最后一环

唐宁:黄奇帆最近有个演讲说,中美两国如果是非金融领域脱钩,美国会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也就是说中国会很费劲,但是美国也会很惨。在金融领域脱钩,黄市长说美国会伤敌一千,自损两千,等于自杀。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李丰:这个问题很有意意思。任何一个产业链的构成,到了这个产业的最后两环就只剩下叫高附加值的产品和高附加值的服务这两层。产品的概念我打一个比方,像华为有一半叫“高附加值产品”,跟苹果一样,跟电动车一样,这都是最难做的高附加值产品。

高附加值服务是谁的?今天代表了美国国际跨国公司,Facebook也好、微软也好、谷歌也好。高附加值的服务没有物理产品与之相连接,它卖的所有东西在国际上就是技术、知识产权和专业经验。

我们也发现,美国最大的公司全在最后一环。中国在长达四十年之中,把这条产业链从头到尾,终于走到了最后的两个台阶,并且出了国际化的公司。中国今天出现了华为或者出现了抖音,是因为我们一定要走进这个时代。但是对于美国或者对于一些发达国家来讲,可能他可以接受,或者已经接受了中国是之前相对附加值全产业链的结构,但是暂时可能还不好接受。

而这个产业链最后一个环节,我们看到了还有金融的开放,看见了金融吸引外资,看见允许外商融资和外商控股的金融企业进入了非常多个不同类型的金融组合。现在是中国金融行业最好机会开始,当然中间的过程可能跌荡起伏,中国到了开放的时间点,并且最有竞争力的国内企业会取得十年以上最大的发展期。

要通过资本市场的力量降杠杆

唐宁:中国新经济的到来,会给企业和投资带来怎样的机会和挑战?

李丰:中国的历史性发展,很多都跟中国特定的经济阶段有关系,比如在金融危机之后,创业板在2008年上市交易。

2018年,中国的制造业在全球的占比超过了30%,中国上一次在这个数上是1750年,差不多是近三百年前。中国虽然占了30%,制造业的增加率却只有21%,而发达国家大概在30%多。

十几个增加值率怎么提升?

从整体的影响上来看,中国需要发展的可能是从整体上降杠杆。从2015年后半期开始,市场降了四年多的杠杆。降杠杆是为了降低三个方面——个人家庭、非金融机构、企业和政府,要降低这三级负债的总负债率。

中国要降杠杆,但是还要刺激经济,用什么样的方法让钱到金融系统里去,而不通过借贷呢?那就要通过资本市场的力量。

我们认为中国的资本市场发挥了力量之后,能起到降负债降杠杆,又能起到刺激经济和完成融资的作用。预计中国的资本市场在十年之后会GDP的70%、80%,从今天的70万亿的总值变成在十年以后的140-160万亿的总值。

在挑战下,全人类都必须合作

唐宁:世界范围内的风险挑战给全人类提出了必须合作的这样一个要求。在危机下,美国的左右两派也需要合作。这一次如果民调正确,为什么特朗普会如此丢份,就是在一个疫情给了全人类合作的机会的时候,他选择了“no”。

在不确定的大环境之下,我们如何能够传承家族企业、传承财产、传递价值观;如何能够在投资方面通过资产配置,通过投资于新经济,通过母基金的形式,通过保险保障等方法让我们的“创一代”有一个二次创业更好的大环境,能够让我们的“创二代”可以有更好的成长土壤。这是我们未来要共同去努力的方向。

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