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小说家大卫·格罗斯曼呼吁作家见证疫情时代,在统计数字中发掘个体故事

10344

10344

时间:2020-10-18 00:24

以色列著名小说家大卫·格罗斯曼呼吁作家成为新冠病毒的“尖锐证人”,并在危机导致公民权利和人权受到威胁的“每个地方发出警告”。

这位作家兼和平活动家在耶路撒冷郊外的家中,通过视频在法兰克福书展开幕式上发言。法兰克福书展是全世界最大的出版贸易活动,有超过25万名参观者,今年的活动主要在线上举行,来自103个国家的4400多家参展商,将在一周内举办2100场线上活动。

格罗斯曼曾凭借小说《一匹马走进酒吧》获得国际布克奖,他在开幕式的发言中建议全球作家们用自己的“观察力”来“减轻”新冠病毒爆发的负担。

“我认识的大多数作家和诗人——包括我自己——在与现实接触时,都带着一种令人尴尬的笨拙,但我们确实知道如何观察现实,”他说,“你不能把这一点从我们身上夺走。而且有很多东西需要观察,有很多东西需要用语言来表达…….数百万人已经失去了——而且还将失去——他们的生计。在许多国家,中产阶级将成为穷人,穷人将走入赤贫。匮乏,也许还有饥饿,将会带来更大的移民潮。”

随着新冠病毒持续蔓延,格罗斯曼预言“民族主义、宗教原教旨主义、仇外心理和种族主义、对民主和民权的严重破坏将会愈发汹涌澎湃”,而文学界将对此进行记录。

“我们将对每一个语言被腐蚀的地方、语言和认知被操纵的地方发出警告,”这位小说家说,“在这些地方,公民权利和人权正受到威胁。我是作为一个世界公民,同时也是一个深切关注着以色列事态发展的以色列人,来说这番话的。“

他补充说,面对新冠病毒这样的破坏性事件,我们大多数人都感到无能为力。“直视它,直视它的影响,几乎就像直视太阳一样。但我们许多人都经常看着一个或另一个太阳,并讲述我们所看到的东西。这就是我们这个奇怪职业的性质……我们将成为证人:积极的、好奇的、敏锐的证人。”

在全球因新冠病毒死亡的人数突破100万之际,格罗斯曼指出,斯大林有一句“令人不寒而栗 ”的评论:“一次死亡是一场悲剧,但一百万次死亡只是一个统计数字。”“这些话暗指我们在工作中的所作所为,”他说,“我们——作家和诗人,文学领域的人——努力从死亡的统计数据中汲取出个体的戏剧性、独特性和唯一性。”

格罗斯曼的作品包括小说、非虚构作品和儿童读物,已被翻译成36种语言。他曾获得包括法国艺术与文学骑士勋章、德国布克斯特胡德·布勒奖、法兰克福和平奖和以色列埃米特奖在内的诸多文学奖项。

(翻译:李思璟)

来源:卫报

原标题:David Grossman calls on writers to bear witness to pandemic

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