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控科技激进扩张巨亏易主自救 俞凌或7.3亿清仓退出
来源:长江商报 时间:2019-12-11 08:52

●长江商报记者 明鸿泽

创业21年后,无奈之下,俞凌选择了让出控制权自救。

昨日,安控科技(300370.SZ)披露了针对交易所问询函的回复公告,对公司易主事宜进行详尽披露。

根据公告,作为安控科技控股股东、实控人,俞凌引进自然人徐辉为公司新的实控人。俞凌向徐辉转让1.98%股权,同时将所持17.44%股权表决权委托给徐辉行使。俞凌辞去公司董事长等职务6个月后,再将12.06%股权转让给徐辉。如此以来,徐辉将取代俞凌成功晋升为公司实控人。

1998年,俞凌出资130万元与他人合伙创立安控科技,2014年初,安控科技成功登陆深交所创业板,其股价一度高达64.80元/股,俞凌的个人财富一度接近10亿元。

谁料想,仅过5年,俞凌选择了让出一手创办的公司控股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俞凌的无奈源于安控科技激进扩张埋下的炸弹。2013年底,上市前夕,安控科技总资产为5.85亿元,而去年底达42.90亿元,5年增长了6.33倍。

据长江商报记者梳理,上市以来,安控科技至少收购了15家公司,其中,在2017年,投资加并购多达17笔。

疯狂并购扩张的风险终于在去年爆发,当年,包括商誉减值在内的资产减值损失高达5.39亿元,导致公司去年巨亏5.50亿元。

俞凌也长期高比例实施股权质押融资,高峰时质押率一度超过90%。在二级市场股价大幅调整的形势下,巨大的爆仓风险袭来。在业绩大幅下滑、股权质押爆仓的双重危机重压之下,易主,或许是俞凌的唯一选择。

6200万让出控股权

一家公司控股权的交易价格只需要6200万元,这在A股3700多家公司的众多案例中,称得上是廉价范例。这就是安控科技正在进行的控制权转让价格。

根据安控科技回复交易所问询函,作为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俞凌持有公司19.42%股权,其将1.98%股权转让给自然人徐辉,并将所持的17.44%股权表决权委托给徐辉行使。

昨日下午,安控科技的股价收报3.27元/股。如果以此价格计算,1.98%股权转让价为6197.14万元。这意味着,安控科技的控制权转让,仅约6200万元。相较动辄数亿元、数十亿甚至是数百亿的控制权转让,安控科技的控制权相当廉价。

当然,1.98%股权转让之时控制权转让的一部分,俞凌与徐辉之间有一揽子计划和安排。

根据披露的信息,目前,徐辉已经成为安控科技实控人。下一步,俞凌需要辞去公司董事长等职务,在其离职6个月后,二人在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俞凌将其所持的安控科技12.06%股权转让给徐辉。转让完成后,俞凌仅剩下5.38%。如果仍按昨日收盘价计算,这笔交易的价格约为3.77亿元。

此外,双方还约定,在上述12.06%股权转让顺利交割后,俞凌所持的剩下5.38%股权,表决权委托自交割完成之日起顺延5年,且未经徐辉同意,俞凌所持的这个部分股权不得减持。

毫无疑问,交易完成后,通过受让股权及受托股权表决权,徐辉将坐稳安控科技控股股东及实控人之位。

那么,在这一交易过程中,俞凌将得到些什么?

1998年9月,俞凌出资130万元联合罗军、董爱民等共同创立安控科技。经过16年发展,于2014年初成功闯关IPO登陆A股市场。

长江商报记者根据安控科技招股书披露的信息,安控科技上市之前,俞凌累计投入1627.27万元(已减去收回现金部分)。

本次股权控制权转让,俞凌最终将获得4.39亿元现金对价。今年以来,俞凌通过二级市场减持已经套现约1.20亿元,加上所剩5.38%股权(假设仍按昨日收盘价计算)也将减持,历经21年创业,俞凌最终将获得约7.30亿元收益。

值得一提的是是,2014年,安控科技上市之初,其股价最高曾达64.80元,不包括控股权价值,俞凌所持安控科技的股权市值,一度接近10亿元 。

疯狂并购之后深陷困境

风风火火闯关IPO,曾经风光无限的安控科技,最终落得实控人无奈退出,公司经营陷入困境,这一切,源于公司的并购扩张太过疯狂。

在招股书中,安控科技曾自称,公司的核心竞争优势体现在公司RTU产品及技术,具备国际先进水平和国内领先水平、RTU产品技术研发能够与整体解决方案的提供有机结合并相互促进、具有可持续的创新能力、具有产品品牌效应及客户市场准入的先发优势等方面。

然而,2014年上市刚满三个月,安控科技就进入扩张模式。Wind数据显示,至去年5月,公司累计向15家公司发起了并购,涉及建筑工程、石油天然气设备、互联网软件、智慧城市、安防等多个领域。据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梳理统计,仅在2017年,安控科技就实施了17笔投资,包括对子公司增资、投资设立、收购等,共计耗资4.86亿元。接至当年底,其子孙公司多达30家。

大肆投资及并购扩张,让安控科技的资产规模快速膨胀。2013年底、2014年底,公司总资产分别为5.85亿元、8.98亿元。到了2017年底、2018年底,总资产达42.48亿元、42.90亿元。

依靠收购而来的标的资产业绩贡献,安控科技也曾有过经营业绩表面上的高光时刻。

2013年,公司营业收入尚只有3.38亿元,2017年已达到17.66亿元,4年增长了14.28亿元,增幅为4.22倍。其中,收购最疯狂的2016年、2017年,也是营业收入增长最快的两年,其营业收入同比增幅分别为70.67%、88.99%。

不过,公司净利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同)与营业收入增长严重不匹配。2014年至2017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0.56亿元、0.80亿元、0.86亿元、1.06亿元,2017年的净利润较2013年的0.51亿元增长了0.55亿元,增幅为107.84%,远远不及同期营业收入超过4.22倍的增幅。

激进扩张的风险最终在去年全面爆发。去年,安控科技共计提资产减值损失5.39亿元,其中,仅对收购标的东望智能、泽天盛海、郑州鑫胜、三达新技术四家公司计提的商誉减值准备就达4.89亿元。巨额资产减值,导致公司巨亏5.51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5.92亿元。

元气大伤之后的安控科技今年依旧不佳。前三季度,其实现营业收入7.01亿元,同比下降6.92%,净利润为504.44万元,同比大增159.20%,但其扣非净利润仍旧处于亏损状态,亏损金额为609.05万元。

更为主要的是,安控科技面临巨大的偿债压力。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公司有息负债为17.73亿元,而货币资金只有8321.03万元。

俞凌自身也存在爆仓风险。截至目前,俞凌持有公司19.42%股权,其中15.98%处于质押状态,质押率达 82.28%。

二级市场上,安控科技股价持续下降,上市以来,最大跌幅超过70%。

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