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静:“贵妃醉玖·玖别重逢”纪念梅葆玖艺术剧诗
来源:信阳日报 时间:2019-10-23 12:17

2019年10月22日梅兰芳诞辰125周年,“《贵妃醉玖·玖别重逢》纪念梅葆玖艺术剧诗”顺遂出世。

2019年是先生(梅葆玖)逝世三周年,先生(梅葆玖)生前遭遇了抗日、内战,“文革”,一系列的政治运动,改革开放后立即投身“音配像工程”,他在艺术上真正的缺憾是没有被给予一个创作与创新的空间,他一生都在衬托父亲梅兰芳的艺术形象。所以我希望在他离开的第三年,势必达成这部“纪念梅葆玖艺术剧诗”。

《贵妃醉玖·玖别重逢》的筹备工作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剧本共修正了三稿。正式拍摄持续了15小时,所有工作人员在配合我高要求的同时,没有任何抱怨;过程中确实感到疲劳,却非常满足。

我一直在思考怎样不违背京剧艺术表演程式的原则,再通过电影语言将“贵妃”与“虞姬”的人物核心呈现出来。

如果按照舞台版全记录的形式,那观众不如直接去剧场,这不是我的作品要求。

无论是杨贵妃、虞姬,她们是孤独的、亦是无助的,都是名副其实的悲剧人物。梅兰芳剧目之所以在当时的时代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社会共鸣,除了他塑造了形态上的“女性美”,尤其是因为他始终是站在女性的角度去诠释这些女性人物,道出了当时社会女性受制于封建道德被压迫与剥削的地位,她们无处哭诉的无奈与悲愤情怀;亦进而促进了“旧文化”与“新文化”的交替使命。

所以梅兰芳一直是尊重女性价值的。他从未在任何时候标榜过“在表演能力与水平上”是“男女有别”的。

《贵妃醉酒》与《霸王别姬》是先生(梅葆玖)生前最喜欢的两部梅剧。

先生(梅葆玖)在创作这方面的思维是非常开放的,毕竟他童年受的是半西方教育。

我们深入讨论过梅剧这些京剧人物的突破性,他并不避讳去探讨人性的负面性、复杂性。

例如“醉酒”,他直言“父亲梅兰芳觉得这出戏是很拧巴,而且有性的表演,人生阅历不丰富是没法领会其中深意的。”

“要想人前显贵,必得人后受罪”——是每一个艺术工作者都必须自我经历与承受的一个过程,这并不是一个演员值得去自我标榜与炫耀的事。每行每业都有它的无奈之处,我只在乎自己最终的作品;牢骚这些并不能成为一个演员对自身水平缺陷的借口。

京剧演员,尤其“男扮女”,是百年都无法超脱世俗与历史偏见的群体。这一点,怨天尤人,不如反求诸己。不是沾亲带故,就同样有了值得被人尊重的资本!

“三生三世——三年祭”,坚持这三年的纪念工作,只是想让先生(梅葆玖)的突兀离世能有一个圆满的落幕。由衷地感谢我身边一直为此义务付出帮助与关心的好朋友们。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不盼尽人如意,但求无愧于心!

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