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漫崛起的新可能
来源:北京晚报 时间:2019-09-18 21:26

2D动画电影《罗小黑战记》以点映零差评的成绩于9月7日提档上映,连续多日在全国电影单日票房排行榜居高不下。在罗小黑的拥趸高呼“有生之年终于能在大屏幕上看到它了”的同时,其他观众则表示惊讶:表情包里的小黑猫拍动画片了?

“表情包”的逆袭

笔者最初也是通过“罗小黑战记”的微信表情得知这个动画形象的。很多人也都是看了电影预告片才知道,原来自己喜爱已久的表情包早就动画化了。《罗小黑战记》动画剧集(TV版)于2011年开始在网上连载,讲述猫妖罗小黑和它的人类主人罗小白一家的温馨日常,并逐渐呈现出宏大的灵异世界设定。截至2019年8月,这部动画总共更新28集,每集只有5至8分钟,被网友戏称为“有生之年”系列、“泡面番”(指单集时间很短的动画,一般每集在3至6分钟左右)、“年更动画”。TV版虽然更新极慢,却颇具观众缘——B站剧集播放量超四亿次,豆瓣评分9.6分,目前是国产动画评分第一高。

同为国产动画又档期相邻,《罗小黑战记》的大电影刚刚上映,就有人猜测它是否会成为下一个《哪吒》。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自暑期上映以来票房突破40亿,目前已经超过《流浪地球》,成为2019年中国票房最高的电影,并位居中国影史票房亚军。较之于《哪吒》的铺天盖地之势,《罗小黑战记》的宣发堪称低调,最惹人注目的或许就是黄渤这个推广大使了。

和《大圣归来》《哪吒》等制作团队相比,《罗小黑战记》的出身比较草根,它是一部由独立动画制作人木头及其工作室制作的原创题材动画, 最早以Flash动画的形式呈现在观众面前。木头以自家养的黑猫为原型进行创作,启动资金只有自己投的3000元。

在《罗小黑战记》的大电影上映前,导演木头很少接受采访,有人说他和罗小黑的身世一样神秘。木头不是动画专业出身,但对画画充满热情,大三的时候还给《大鱼海棠》画过原画。2010年前后,国内的独立动画制作人屈指可数——做独立动画很难保证收入,木头出于保守考虑把《罗小黑战记》动画剧集做得非常短。由于人手不足,TV版半年才做出第一集,还要靠在淘宝上卖罗小黑的毛绒玩具筹集资金。

2015年11月,《罗小黑战记》在北京举办了一场放映会,木头租下了中国电影资料馆的700人厅,为700名粉丝连续播放了1至19集的TV动画。与此同时,他也在思索如何更丰富地在大屏幕上呈现它——《大圣归来》获得成功之后人们日益看好国产动画,终于有人投资给他拍电影了。《罗小黑战记》电影版的诞生历时五年,由TV版原班人马精心筹备:电影剧本写了一年,片中七万多张原画则画了三年多。

“二次元”罗小黑俘获三次元观众

目前,《罗小黑战记》电影上映近两周,豆瓣评分为8.3分,和改编自中国传统神话传说的动画大片《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持平,并超过了《白蛇缘起》。作为一个相对低调的原创IP,《罗小黑战记》是如何吸引到众多粉丝并获得良好口碑的?

首先,《罗小黑战记》是一部“萌”字当先的动画。主角罗小黑的原型是一只圆头圆脑的小黑猫,可以变成一个可爱的人类小男孩,也可以变成一只巨大骇人的大猫。如果说《哪吒》有美国动漫的风格,《罗小黑战记》精美的2D呈现以及有点类似于宫崎骏的画风和色调无疑更接近日本动漫。和《哪吒》这样具有好莱坞特色的动画不同,《罗小黑战记》充满网络时代的“二次元”气息。罗小黑的黑猫形象极其可爱,眼睛睁大时能占到全脸的三分之二,只需要眨眨眼睛、摇摇尾巴或者打个滚就可以把爱“吸猫”的观众萌到“融化”,恨不得它全片当猫——可以说创作者对罗小黑“猫性”的刻画是非常到位的。天真活泼的罗小黑主要负责卖萌,师父无限和反派头目风息这两位“型男”则是耍酷担当。由于近似可爱版(Q版)的画风以及“人狠话不多”的人设,这部动画电影中的主要角色都有一种天然的呆萌感,这种呆萌时常是以“面瘫”来表现的,连凶狠的反派也不例外。

《罗小黑》动画剧集里常有不经意的冷幽默,譬如罗小白的哥哥对爷爷说他要出去一下,爷爷问“这集还回来吗”;也经常官方吐槽,处处有彩蛋,导演还喜欢在画面各处(譬如电线杆广告上)插入“不要催更”四个字。电影版也继承了TV版轻松诙谐的风格,简洁的萌系画风使故事看似简单,但如果不仔细看,你可能会搞不清他们缘何打斗。在设定上,《罗小黑战记》是中国特色和ACG(动画、漫画、游戏)的融合:妖精的会馆是中式建筑,妖精的店铺、住所和服装是中式风格,妖精的“灵质空间”设定则融入了网文和游戏的特色。

《罗小黑战记》的亮点之一在于流畅的打斗场面,温馨的故事线亦充满想象力。电影版的主题是“不再流浪”,主线是一只小猫从森林到城市的流浪,其中海上的流浪让人想起《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辽阔的大海与天空神秘又寂寥,但有了一人一猫的互动,便显得温馨多了。故事以猫妖罗小黑的视角来看待人与自然的矛盾,小黑猫从抗拒人类到和无限学习法术,再到在城市中一起战斗,产生感情,探讨了人与自然共生的可能。

导演说其他故事往往是主角一心想制服反派,这部动画则是反派一心想打倒主角。在影片前半部分,观众都在和小黑一起思索到底谁才是反派。之后反派头目风息逐渐暴露出了他不择手段的一面,失败后,厌倦了和人类争斗的他化作了一棵大树。根据TV版交代,这片反派化树的地方后来成了“风息公园”,又充满了他厌恶的人类。从风息的视角来看,妖精比人类更早存活于世,人类砍伐树木,毁掉了妖精赖以生存的家园,人类才应该是“反派”。影片中妖精与人类之间的争夺实质上是资源的争夺,这是一个可以深挖的主题。影片的世界观也叙述完整了,但或许是篇幅有限,觉醒后的小黑用一场短短的打斗很快就制服了能力已经逆天的反派,观众甚至没反应过来是怎么打赢的,堪称遗憾。

垂直受众向电影能走多远

脱胎于互联网的《罗小黑战记》可以说是“二次元”文化的独特产物。它是一部面向资深爱好者的电影,电影版剧情可以看作是TV版剧集的前传。由于电影版没有像前作一样详细、完整地交代背景设定,部分非TV版观众表示“看得很迷惑”。一些吸猫爱好者、二次元爱好者八成会爱上这部动画,但它的题材导致其无法和“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哪吒》一样“燃”,因此也难吸引不同年龄、不同圈层的观众。一位豆瓣著名影评人只给了《罗小黑战记》两星的评价(满分五星),他的影评题目就是一个“乱”字,也因此遭到诸多爱好者的攻击,有人毫不客气地说“(看不懂)是你年纪大了”。

《罗小黑战记》的电影化与“二次元”的亚文化逐渐由铁杆动漫迷走向更多观众密不可分,这部作品没有明显的套路,一直在不断尝试融入新的元素,不属于《哪吒》那种容易让广大观众很快入戏的传统叙事,因此对部分观众来说可能显得有点“无厘头”。与《哪吒》相比,《罗小黑战记》的受众更小,但更集中,更容易“套现”——主创十分懂得利用网络传播的优势,不仅让《罗小黑战记》成为国内第一批独立动画短片,还制作了表情包和卡通形象衍生品。动漫迷普遍有收集周边的习惯,能轻松转化成《罗小黑战记》漫画、手办或者马克杯、靠垫之类产品的消费者。

受到受众、宣发等方面的局限,又错过了暑期档,《罗小黑战记》的排片率和票房成绩(上映第四天票房过亿)没有《哪吒》那样势如破竹,但也没有必要一定将其和《哪吒》比较——票房只是衡量电影成功与否的一个商业因素。“受众向电影”市场化,就意味着更多机会,电影也会为罗小黑吸引更多的受众,从而打造更大的IP。据悉,《罗小黑战记》将于9月20日至29日在日本东京池袋HUMAX影院上映。

相比《哪吒》的一骑绝尘,《罗小黑战记》的成功是慢热的,是一个独立导演坚持创作的励志故事,也为国漫崛起提供了更多可能。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