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家嘴青年,30年,“陆一代”和“陆二代”的故事
来源:ItSun 时间:2019-08-20 11:33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秦朔朋友圈(qspyq2015),作者赵唯佳 朱妙杉等,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90年代初期的中国,正处在选择前进方向的十字路口上,但其中一块叫“浦东”的小小区域,幸运地拿到了一张图纸。

1990年4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开发开放上海浦东的重大决策对外宣布。

根据黄奇帆先生为《中国经济周刊》“40年40个瞬间”栏目撰写的稿件,考虑到浦东建设先行区——“陆家嘴”的基础建设要15到20年才会最终完成,为保证一张蓝图干到底、不随意变更,1993年12月28日由市政府批复陆家嘴金融商贸区的形态规划方案。

规划先行,这份方案成为陆家嘴地区20多年来一直遵循的城市规划法定的方案。从“出生”到成年,陆家嘴金融商贸区就是一个按计划出生、并被设计好了成长道路的孩子。

陆家嘴发展的每一步,在20多年前已经写好。

外商海上来

1992年,邓小平视察南方,先后到达武昌、深圳、珠海和上海,一路总结十多年改革开放的经验教训,解放思想,全国上下感到死水盘活。

1992年1月30日,在上海,邓小平告诫当时的上海市领导,“这是你们上海最后一次机遇,这个机遇你们不要放过。”这次南巡讲话后,大量外资企业希望寻找机会进入中国。

1993年,首家进入中国的外资银行花旗银行,筹备在复旦大学设立了“复旦大学管理学院花旗银行奖学、奖教金”。透过良好的合作关系,花旗银行在当年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经济管理系应届生中招到了一位英文出色的金同学。他算是陆家嘴金融城的第一批员工之一。

看重花旗银行提供的外汇管理、企业金融、现金管理、信贷管理、风险管理等现代跨国银行业务的各领域的管理经验与技能培训,金同学拒掉了香港恒隆地产的offer。

1993年,金同学跟其他的花旗亚洲首期管培生一起,在香港完整地培训了一年银行全系统业务,大开眼界之后,他回到上海工作、经历了花旗银行等外资银行在大陆地区的筹备、获批、全面运营等阶段。

金同学当年的另一份工作选择,源于香港恒隆地产预见到内地经济高速增长将带来发展的黄金机会,于是在1992年率先进军上海、在人口庞大城市的最佳地段发展商业地产项目。作为世界级的商业综合体项目,恒隆品牌在内地已是家喻户晓。

像金同学一样的往来陆港的交流使者,推开了上海的中外交流之窗,最先透过这扇窗的就是来自地产和金融行业的光彩。进入上海的外资文化,与本土精致文化相融合,一出手便形成了“有模有样”、合规体系完整的“海派金融”。

2018年初曾有一篇文章,说“互联网抛弃了上海”,大意是觉得上海由于过于体面、精细、合规,导致错过了粗放的互联网风口。也许这并不是上海的“不友好”,而是因为上海一直都是被作为吸纳、借鉴、检验优秀经验的道场。

内资初长成

由于经济、政治、外交原因,作为各国租界、“十里洋场“,上海在历史上一直是流动人口的主要输入地,上海一直是我国户籍制度管理的前沿阵地。

90年代初期,上海对外来人口入户的准入机制上先后经历了户口指标制、蓝印户口制等改革调整,以及针对高新技术和专业特长人才的工作寄住证、或是面向外来务工人员的临时户口和务工证等户籍补充管理制度,这些制度促进了富余劳动力向上海流动。

国际人才跟随外企来到上海,内生制度让一大批新上海人在上海扎下了根。这一代一代的新上海人,种下了凭借努力即可在上海滩扎根的种子。其中就有几个复旦毕业生,在1992年毕业创办的“广信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这是复星系的开始,迄今已是中国最大的民营控股企业集团之一。

1999年,而立之年的金同学已经是金总,从花旗集团中国区助理总裁的职位离职,加入了另一家老牌外企飞利浦。同一年,阿里巴巴网络有限公司也在杭州成立了。

从1999年到2010年,金总跃过了中国员工在外企里难以通过的 “升职天花板”,历任中国及亚太区资金部主管、中国区及欧洲中东非洲区照明事业部财务总监、大中华区优质生活部财务总监。并在飞利浦的荷兰总部见证全球战略的制定,第二次让他眼界大开。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在外企、外资银行效力多年的金总,在国内感受到了外企退潮,民营企业开始起了规模,无论是薪水还是培训、管理等制度都跟了上来。在2010年,复星集团总资产突破1000亿;阿里巴巴全年营业收入强劲增长至人民币55.6亿元。同年,金总任职于欧普照明,担任首席财务官,自2012年6月起担任欧普照明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兼财务总监。2016年8月19日,欧普照明成功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正式挂牌上市。

在金老师向我们讲述他的经历时,我们脑洞打开,不禁问了自己一个问题,1999年,在外企和阿里之间,该如何做选择? 

90后陆家嘴青年与“90后”陆家嘴

1992年,小徐同学在山东济南出生了。那一年,年轻的学生党员金同学,受学院老师之托,回校参加了花旗银行的管理培训生面试,时任花旗大中华区行长的是梁锦松。在恒隆地产和花旗银行两大外资机构之中,金同学选择成为花旗银行的亚洲管理培训生,去香港培训了一年。

2010年世博会期间,小徐同学17岁第一次来上海、来到浦东,记忆中当时的印象有点像是第一次去香港,感叹于城市外在的新潮与繁华。

由于一份美好的城市体验,2017年,小徐英国毕业后来到陆家嘴地区工作。在这里,他渐渐地感受到了交通的便捷、生活的便利、文化活动的丰富等非常具体的方面,“是一个充满机遇和挑战的地方”。

“陆家嘴”逐渐累积的品牌效应促使金融机构向陆家嘴集聚,各类中外资的银行和非银机构聚集,同业交流机会很多,业务机会方便展开;走在路上,在餐厅里吃饭,听到、看到的几乎都是和金融、经济有关的内容。在陆家嘴从事金融工作的从业人员很容易便获得了一种对金融行业和专业认同感……无需费口舌介绍,只要一句“我在陆家嘴工作”,便是一种独一无二的辨识度。

也许这就是那份20多年前制订的“陆家嘴成长计划书”起了效果,不过也多亏了金同学他们,从香港等世界各地带回来的管理文化和运营思路。

陆家嘴青年的一种心理活动:离不开的陆家嘴,回得了的家乡

不知道20年前那份“陆家嘴成长计划书”有没有在建设规划之外,预见到今天在陆家嘴工作的年轻人们的精神世界。

在各大“新一线城市”展开“抢人大战”的大背景下,各地人才政策越来越有吸引力。虽然对上海的生活和工作压力都有切身体会,但我们采访发现,这群跟陆家嘴大开发同龄的90后“外省青年”,愿意从陆家嘴回乡发展的职场新人却不是很多。

对于返乡就业、创业,这里的年轻人们似乎有一个共识:陆家嘴金融机构聚集,处于金融服务行业信息的上游,而家乡经济结构大多以第二产业为主,在金融服务业方面不甚完善;且地方缺乏金融中介机构,仅有的金融企业多是当地国有的类投资公司,回乡创业首先应该有一定社会资源,有能力、有社会资源再回乡创业比较好。“回去创业可以把一线城市的金融模式搬回二三线城市。就比如有人现在去东南亚投资,因为东南亚目前相当于中国二十多年前的资本市场环境,放到三四线城市也是这个道理。” 

陆家嘴青年们的思路,既是现代版的“衣锦还乡”观念,又像极了那些30多年前看中机会、进入上海的外资企业。在金茂大厦45层办公的周Y,是来自辽宁葫芦岛的90后,对于上海,他说,“这才是我应该奋斗的地方。能来上海工作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而已,要一步一个脚印,刻苦努力,认真学习认真工作才有可能成功。”

从事行业研究的张同学说,行业实习较多,薪酬状况较好,工作有前景。在工作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成长迅速,在工作中有较多的学习机会,与客户、投资者、上市公司领导交流时收获较多,过程中会对个人提升很大。尽管上学时实习就知道从事这份工作会如此辛苦,但他还是选择毕业后投身其中,看中的就是这份工作有较高含金量,对加速个人成长十分有帮助,刚毕业做这样的工作很有意义,而且自己还年轻,可以承受这样的工作强度。当然也有不那么满意的地方,“十分辛苦,让这份工作性价比降低,加之目前市场行情一般,卖方供给过剩,大部分券商在薪资奖金等方面有一些调整,新财富取消后让很多人失去了一个迅速体现个人价值、实现财务自由的机会,失去了个人估值的一个渠道,行业里好的岗位缺乏流动性。”

在陆家嘴金融城这个学习之城、试炼之地,年轻人是否最终选择留在上海、跟陆家嘴一起继续成长,将在考量职业发展、家庭责任、家乡情感之后做出权衡。留在上海的小伙伴认为 “在老家很难找到像现在的工作,同时长远来看,老家医疗教育比上海落后,自己辛苦努力可以获得更好的生活,下一代也可以获得更好的成长条件”;在陆家嘴工作几年后选择回乡的小伙伴们,有的是有了一定的经验积累和职业想法,同时对上海的城市效率、城市规划和城市服务印象深刻且心生向往,于是在内心里许下愿望,想把上海的这种氛围和节奏感带回去、建设自己的家乡。

30年,再出发

1990年4月18日,上海开始全力开发浦东。对于人生来说,30年几乎是整个职业生涯的长度;对陆家嘴金融城来说,30年只是刚刚出发。

在这个浦东开发30周年之际,我问一位即将在上海硕士毕业的同学:“你能想像未来不在上海工作的日常吗?”她说,“能呀……但是在上海的未来是想不到的。感觉充满了机会,会发生许多未知的故事。”她笑着看我:“我的标准回答,您还满意吗?”

落成30年的陆家嘴地区的地标建筑们,是陆家嘴青年心中的灯塔;穿城而过的黄浦江,倒映着很多的光荣与梦想。站在陆家嘴环岛,包围着我们的是一幢幢税收过亿的楼群。金融,盘活了经济;人才,盘活了城市。“你我来自湖北四川广西宁夏河南山东贵州云南的小镇乡村,曾经发誓,要做了不起的人”,现如今,你我身处陆家嘴,“每一天一年,总是匆匆忙忙”。

2016年底,经过一番探索和思考后,金老师开始了新的征程,创业方向是金融领域的大数据技术和AI技术。他和前同事一起,在五角场创新学院创立犀语科技,目标是将自然语言和大数据建模应用在教育、法律等诸多领域。职业生涯将满30年,金老师依然年轻。再出发的金老师告诉我们,要感谢的是陆家嘴和我们都成长在这个和平的时代。

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