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公司高薪酬:华为平均年薪110万,小米千名员工财富自由
作者:曾乐 来源:ItSun 时间:2019-03-10 15:42

“薪酬体系”是互联网公司“人才鼓励”的重要举措之一。

据路透社近日报道,华为计划在今年提高员工内部股票股息,增幅为3%,总价值为数十亿美元。事实上,2017年,华为向员工发放的股息红利便高达168亿元,占公司净利润的35%,今年分红则再创新高。

华为股权激励制:员工分红堪比年薪

华为是最早开始股权激励的公司。

2001年7月,华为公司股东大会通过了股票期权计划,推出了《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虚拟股票期权计划暂行管理办法》,决定通过虚拟股权方式对员工进行激励。

近日,又到了华为每年向员工派发股息的时候。据路透社报道,华为计划在今年提高员工内部股票股息,增幅为3%,总价值为数十亿美元。今年春节前,任正非发表总裁邮件称,“2018年华为员工平均年薪达110万元”。

此外,有六名消息人士向路透社透露,“2018年的每股现金股息从1.02元增至1.05元”。这可能意味着,对于有些持股较多的员工,现金股息可能与其年薪相当,甚至更高。消息人士还表示,“由于股票分拆关系,每股收益下降7%,至2.61元,但盘子变大后,持股员工的总分红实际上是增加了”。消息人士称,2018年,华为股票还要进行1:1.56的拆股。

目前,华为在全球雇佣了约18万名员工。不过,股东计划并非对所有员工开放,员工通常只有在三年的强劲表现后才能参加。

1

2019年1月,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持股员工代表大会就是公司的最高权力机构,华为的所有权归属96768名持股员工”。而任正非仅拥有1.14%的股份。

目前,任正非个人在华为持有股票占总股数仅为1.14%。任正非曾对此表示,要向乔布斯学习,继续减少持股数量。而这,也被外部分析认为,是华为成功的秘诀之一。

自1987年华为成立以来,该公司的股权激励制度已经走到了第三阶段,即虚股+TUP阶段。华为的虚拟受限股与普通意义的股票含义不一样,需要员工持现金购买,但又不享受所有权、表决权,也不能转让和出售,且这种股票不必经过证券行业监督管理部门的审批程序,但可以享受分红与收益。

据AI财经社此前报道,2013年,随着华为可分的股份越来越少,便改为了TUP做法。每年根据岗位、级别和绩效,分配一定数量的期权,这个期权的有效期通常是5年,不需要员工花钱购买,但不像内部股那样永久持有。

事实上,华为员工分红的提升与其上升的业绩无不相关。

2018年华为营收正式迈进千亿美元大关,达到1090亿美元,而智能手机业务也在第三、四季度成为全球第二。在5G方面,华为也成为该领域的领导者。此前,任正非在接受外媒采访时透露,“华为已签订了30多个5G合同,发货2.5万个基站,拥有2570项5G专利”。

2

电子烟公司人均年终奖:与硅谷底层码农10年底薪相当

2018年12月20日,美国烟草巨头奥驰亚集团斥资128亿收购JUUL Labs35%的股份,这项收购使得JUUL Labs的估值上升至380亿美元。

这一投资协议达成后,便有了JUUL Labs130万美元年终奖的故事。

2018年12月26日,据外媒报道称,美国电子烟领导品牌Juul Labs内部人士透露,在与万宝路香烟生产商奥驰亚集团达成128亿美元投资协议后,Juul Labs管理层决定发放20亿美元年终奖,以特别股息形式向公司的1500名员工发放,平均每人将得到130万美元年终奖,约合人民币894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这笔钱相当于一个硅谷底层码农的10年底薪。

另一方面,受此次收购影响,JUUL Labs创始人——43岁的亚当·鲍恩、38岁的詹姆斯·蒙沙也成为了首批电子烟亿万富翁。

据彭博社此前报道,鲍恩和蒙沙在2018年7月的一轮融资后分别控制着JUUL Labs5.6%的股权。当时,两人的持股金额为每人8.43亿美元。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显示,两位创始人现持有该公司3.6%的股份,且持股金额达到了每人13.6亿美元。

另据澎湃新闻报道,与奥驰亚集团的这笔交易使得JUUL Labs的估值达到380亿美元,超过了SpaceX和Airbnb。

在财务方面,2月22日,据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Juul Labs预计,公司今年营收有望达到34亿美元,几乎为去年的3倍。不过,由于美国限制销售电子烟,Juul Labs上个季度的业绩遭遇不小的打击。

去年第四季度,Juul Labs营收4.24亿美元,环比下滑2.5%,调整后的亏损额为7040万美元。据知情人士称,Juul Labs已告知投资者,国际市场营收将帮助弥补美国市场的低迷。

据2017世界烟草报告显示,2017年电子烟消费者达到3500万人,电子烟销售额约120亿美元,较2010年增长13倍,年复合增速约45%。该报告显示,北美、西欧是全球第一、二大电子烟市场。其中,北美在2017年的电子烟销售额达到了50亿美元。

截至2018年10月,JUUL电子烟的销售额占美国电子烟市场的70%以上。

3

小米年会送900万元奖品,工号1000号内员工财富自由

1月11日,在小米2019年年会上,小米创始雷军展现出了今年互联网公司少有的豪气。此次年会,小米共送出了价值900万元的奖品。除了常见的小米手机、扫地机器人等产品外,还包括了21辆价值16.6万元的小鹏汽车。事实上,雷军也是小鹏汽车的股东。

此外,雷军在年会上公布了2018年的成绩单:员工超过2万人,账上还有超过400多亿现金。

就在前一天的红米Redmi独立品牌发布会上,小米创始人雷军气势汹汹地喊出了“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口号,并宣称要和友商“死磕性价比”。

回看小米2018年年会,雷军给小米设下了2018年的总目标:“在10个季度内,小米重回国内市场第一”。就目前来看,小米离实现这一目标还存在一定差距。

2月11日,市场调研机构IDC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智能机整体市场出货量在去年四季度和去年全年都出现了约10%幅度的下滑。

其中,国产供应商华为、OPPO、vivo都实现了增长,而苹果和小米则出现了较大程度的跌幅。其中四季度苹果出货量同比下降约20%,小米手机出货量则同比下降约35%。华为逆市上扬,涨23.3%

IDC分析师对AI财经社表示,小米销量下滑的原因有三点:一是四季度几乎没有新品刺激,尤其红米产品线,旗舰产品Mix3发布后用户口碑一般,没有起到非常大的品牌带动作用。二是组织架构调整,产品线梳理,红米品牌拆分都牵扯了部分精力。三是小米四季度渠道调整库存,没有施加更多压力。

虽然雷军给小米设下的2018年总目标目前还未实现,但在2018年,小米的成功上市也给业内带来了不小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小米招股书显示,在上市前给雷军开出15亿美元股票的天价奖金。对此,小米总裁林斌回应称,“这一次股权激励,其实是在雷总完全不知情的前提下,我们几个董事开会,在会议里面大家一致赞成通过做出的决定”。

随着小米招股书的曝光,跟着雷军打拼的“老小米人”都成了身价不菲的富豪。

据了解,小米14513名员工中已经有5500多人选择持股方式,占比高达38%。因此外界有传言称,小米前100号员工未来都可能成为亿万富翁,前1000号员工可能成为千万富翁。

据AI财经社此前统计,小米公转书中透露出的前5位高管2017年总薪酬为1.96亿元,也就是说,高管人均年薪高达4000万元。其中,年薪1~1.5亿的高管有1位。

用雷军的话来说,“2018年是小米发展史上里程碑式的一年”。

但刚进入2019年,小米股价便呈现下跌之势。2018年7月9日,小米以发行价17港元上市,上市初期,股价曾一度达到22.20港元。而在2019年1月10日,小米盘中一度跌到了9.44港元低点,股价腰斩。小米市值也在半年内,蒸发了3000亿港元。

据港交所规定,公司上市半年后,控股股东和基石投资者可以开始出售股份。

1月9日小米上市满半年,部分股票开始解禁,虽然雷军等股东承诺在一年之内不会出售持有的所有股票,但小米股价下跌的情况并没有好转。

1月17日,小米以每股9.7625港元回购614万股B类股份,耗资约6000万港元,董事会正式议决适当时于公开市场运用购回授权。此为小米上市后首次股份回购。

1月18日,小米集团发布公告称斥资约1亿港元回购984.96万B类普通股。

三次回购,小米耗资总计近2亿港元,回购近2000万股。

对于国内多数互联网公司而言,刚过去不久的年会和年终奖,似乎也成为业内隐形的风向标与缩影。不过,正如任正非所说,“人是最值钱的,只有认识到人的价值,才是一家最有价值的公司”。

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