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股价效应渐疲软:狂风中的暴风科技 ,安全着陆点在哪?

字号+ 作者:... 2015-06-03 11:28 我要评论( )

股价效应渐疲软:狂风中的暴风科技 ,安全着陆点在哪?

  在上市之后的首个媒体沟通会上,冯鑫滔滔不觉的讲了很多,他谈起了暴风未来的发展战略:娱乐平台、用户画像、魔镜生态和国际化,作为上市公司的CEO,要承载起股价的压力,冯鑫免不了要不断给资本市场讲出更多好听的新故事。 

  股价的疯与狂

  在暴风股价第一个涨停板打开后,冯鑫在朋友圈说终于可以出来见人了,他憋坏了。

  以至于在上市之后的首个媒体沟通会上,冯鑫滔滔不觉的讲了很多,他谈起了暴风未来的发展战略:娱乐平台、用户画像、魔镜生态和国际化,作为上市公司的CEO,要承载起股价的压力,冯鑫免不了要不断给资本市场讲出更多好听的新故事。

  如果把时间推到暴风上市之初,谁也不会想到它的股价会变得如此令人瞠目结舌。38个涨停板,市值突破300亿,妖股暴风横空出世。不论业绩如何,疯狂的暴风在市值上已经跑赢了中概股优土迅雷。

  不是股民不明白,是市场的变化太快。

  从UC并购案中受益颇多的俞永福说,创业路上运气比努力更重要,这句话放在冯鑫和他的暴风身上同样适用。一边是“疯牛市”,一边是“神创板”,再乘着“虚拟现实”、“互联网+”、“中概股回归”等概念东风,幸运的暴风科技登场了。

  A股优秀的视频公司太少,而资金又太过泛滥。有业内人士向凤凰科技表示,暴风的股市盛宴之下,其实是多方力量综合作用的结果:

  有证劵从业人士告诉凤凰科技暴风最幸运的地方莫过于选择了一个合适的上市时机。在A股重开IPO之后,大多数股票都采用了低市于利,低价发行的策略。很多新股一上市就接连涨停,在涨停打开之后,整个二级市场的投机市场被空前激发,在加上来势汹汹的牛市背景,各种泡沫之声不绝与耳。

  除了股民和投机者的热情被有效调动起来外,在暴风登场之前,得益于拥有24个涨停板的兰石重装等类似新股营造的炒作环境,游资机构的对于炒作新股的操盘手法已经相对娴熟。

  暴风的财富效应既有大环境的因素使然,也有暴风自身的典型因素。一位劵商分析师告诉凤凰科技,虽说A股创业板主打的新兴科技股,但其实几乎没有几家人们耳熟能详的互联网公司,而暴风科技作为一支血统较为纯正的互联网股,立于创业板主线中央,再加上稀缺效应加持引发的非理性炒作,渴求暴富的投机心态自然盲目的一涌而上。

  此外,一位给中概股做上市架构的律师表示,暴风科技是拆除VIE登陆A股的吃螃蟹第一人,是政府和市场有意无意树立起来的一只示范股。3月底挂牌,正是两会开放信号发酵窗口,提出了互联网+概念,暴风无疑是这波热潮中的受益者。

  实际上,38个涨停远不足以概括暴风的股价表现。 暴风最可怕的地方在于涨停板打开后多路游资与机构竟然斥巨资在5月6日高位接盘暴风科技,股价在经过几天的小幅回调后,又一鼓作气的冲上300元大关。一位股民在252元接近涨停的价格追涨暴风科技后被套,之后连续两个涨停,让他不但解套还开始赚钱。谈起岁暴风的投资感受,他这样说到:“风暴确实太大了,差点把我吹得不成人形。”

  拥有成交量的时候之后还能接着往上涨,这才是暴风科技真正的疯狂。

  中国的资本市场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有了好听的新概念与炒作式的收购,就像是给股价插上了腾飞的翅膀。有业内人士这样向凤凰科技表示,平均市盈率高达125.27倍的创业板已经将2000年的纳斯达克互联网泡沫远远抛在了身后。

  因此在暴风的股民群里随处可见这样的这样的担忧:“明天还会涨吗?”“以后要怎么收场?”“真正的暴风雨可能越来越近了。”在高达300多倍的市梦率压顶下,暴风的股价像一把飞刀,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落下来,谁也不知道会不会伤及这些以血肉之躯高位追涨的普通股民。

  冯鑫的破与立

  暴风上市后,冯鑫说他带着两本书回山西老家闭了次关。

  冯鑫的身上带有金山人典型的韧性与不屈,他经历过金山最辉煌的时候,当过雷军和周鸿祎的股肱之臣,创业时找这两位老上司要投资被拒,最后获得了蔡文胜的天使投资。彼时意气风发的冯鑫带着他一手创办的酷热科技拿到IDG的美元投资,吃下暴风影音,打造出PC时代装机必备的视频播放器,一跃成为金山系中炙手可热的创业明星。

  本来,拿了美元投资在纳斯达克上市是暴风的不二之选。无奈2008年视频行业开始进入了千军混战的战国时代:优酷、土豆、搜狐、腾讯等视频网站陆续崛起并挑起版权大战,类似暴风这样单一的视频播放器的工具性产品面临着逐渐被边缘化的宿命。

  困境之下,冯鑫踟躇了,投资人的信心也开始动摇,在2011年的一次公开演讲中,冯鑫透露他整个人都已经完全被暴风绑架,他一口气撤掉了大部分VP,他亲自抓的全面转型在线视频项目历经两年,期间还曾反复被搁浅,行动上的缓慢导致暴风距离第一集团越来越远,暴风开始掉队了。

  冯鑫对于暴风不是没有萌发过断舍离的念头的。最难的那两年,不停的有公司找上门来谈收购,好几次冯鑫都差点动了心,情理上来说功成身退对于创业者而言其实也是一种无可厚非的成功。

  几经坎坷的冯鑫生于1972年,这也是中国第一代互联网企业家的集中出生阶段,当他们开始进入社会时,正好赶上美国互联网主义浪潮对中国社会的启蒙阶段,西方著名的文学作品《麦田守望者》是这一代人的成长圣经,里面有句著名的话:“一个不成熟男子的标志是他愿意为某种事业英勇的死去,一个成熟男子的标志是他甘愿为某种事业卑贱的活着。”

  “还是舍不得,经过创业最艰苦的那几年,暴风与我就像亲儿子一样的存在,我还是得坚守下来。”冯鑫开始反思自己,纳斯达克只偏爱龙头公司,也听不懂暴风PC客户端的故事,冯鑫只能下定决心往回走。

  撤离VIE结构的那三年是冯鑫和暴风开始痛苦和煎熬的三年。冯鑫说,A股停了两年半,一直到2014年春天才重新开始审批。从2011年下半年到2013年,证监会换了主席,停止审批,所有人都挂那儿了。很多公司自己撤材料了,熬不住了。还有些公司很多人都辞职了,因为没项目了。在这个漫长的等待过程中,在投资人的几番推动下,暴风差一点就委身阿里了。A股重新开闸的消息,再次给了冯鑫独立走下去的动力。

  另一方面,为了满足A股对上市公司三年必须盈利的要求,暴风忍痛退出了视频行业的烧钱大战,这一举措的直接后果是没有了独家内容的暴风再次流失了大批用户,形成了过度依赖广告收入的单一盈利模式,并且三年营收也并未有上升迹象。为了拼命节省开支,暴风开始做聚合,即“通过平台合作播放其他视频网站的内容”,暴风的版权官司也越来越多,前端时间还因为乐视的版权控告,暴风的版权风险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

  冯鑫说,上市这种事一条道跑到黑,想都不要想,就是今年上不了明年上,明年不上后年上,五年不上十年上,就是死磕。没有干爹,没有热钱,冯鑫这样自己小米加步枪哧哧的跟上市死磕几年,还真的磕赢了。

相关文章
阅读推荐
互联网投资理财市场上的“送水客”

有这么三个人,正是在这样一种情怀的驱动下,开始他们的创业历程。他们一个是清华毕业的博士生、供职于英特…

iPhone零部件供应商混战:几家欢喜几家愁

iPhone的热销令亚洲零部件供应商的利润大增,但随着整个市场逐渐趋于饱和,他们的盈利前景可能发生变化。正…

郭吉军携双胞胎美女模特助力首届世界微商大会

首届世界微商大会暨微商界奥斯卡颁奖典礼在义乌广播电视中心演播厅盛大举行。整个大会通过演讲与对话的模式…

2015智能硬件往左往右?

随着硬件智能化概念的普及、技术的发展和资本的涌进,无论是互联网创业团队杀进传统制造业,还是传统企业摸…